• 当前位置: >
  • 中木网 >
  • 头条 >
  • betway必威官网手机版下载资讯 >
  • 正文 >
  • 纳米比亚当局在鲸湾港扣押210吨木材,鞘籽鼓琴木(小巴花)的非法经营问题应受重视

    纳米比亚当局在鲸湾港扣押210吨木材,鞘籽鼓琴木(小巴花)的非法经营问题应受重视

    2019-05-13 10:35:58浏览:13764 评论:0 来源:The Namibian   
    核心摘要:根据媒体《纳米比亚人》The Namibian 2019年5月3日刊登的记者亚当·哈特曼(Adam Hartman)的报道,纳米比亚海关官员在森林执法中,扣押了鲸湾港(Walvis Bay)的6部卡车,每辆车载有35吨木材。虽然运输这批木材的卡车相传来自邻国安哥拉(were reportedly from an Angolan village),并为鲸湾港一中国企业所有,但纳米比亚当局认为应来自该国北部,并且来源非法。

    根据媒体《纳米比亚人》The Namibian 2019年5月3日刊登的记者亚当·哈特曼(Adam Hartman)的报道,纳米比亚海关官员在森林执法中,扣押了鲸湾港(Walvis Bay)的6部卡车,每辆车载有35吨木材。虽然运输这批木材的卡车相传来自邻国安哥拉(were reportedly from an Angolan village),并为鲸湾港一中国企业所有,但纳米比亚当局认为应来自该国北部,并且来源非法。


    上图:本次事件现场


    上二图:纳米比亚在非洲的位置及该国行政区划


    上图:鲸湾港(Walvis Bay)在纳米比亚的位置,该地原为南非飞地,虽然西南非洲在1990年自南非独立,并改名纳米比亚共和国,但鲸湾港的主权直到1994年才被转交纳米比亚


    这6部卡车中的5辆自2019年4月30日(周二)开始就停留在库斯芒德体育场(Kuisebmond Stadium)外,而剩余的那一辆则抛锚于港区(harbour town)。6部卡车的司机均为纳米比亚当地人,自周二(2019年4月30日)就处于被羁押状态,5月2日,他们向媒体陈述称,他们是在安哥拉(Angola)的一个叫做卡塔瓦村(Katava village)的地点装运的这些木材,那里靠近纳米比亚(Namibia)卡万戈区(Kavango Region)卡特韦特韦边检站(Katwitwi border post),然后再运输到达鲸湾港(Walvis Bay)。他们的委托方系一在龙杜(Rundu)的中国商人,此人组织将木材从安哥拉经陆路到达纳米比亚鲸湾港,然后出口亚洲。


    上图:西卡万戈区在纳米比亚的位置 来源 维基百科 Wikipedia


    上图:东卡万戈区在纳米比亚的位置 来源 维基百科 Wikipedia


    上三图:卡特韦特韦边检站(Katwitwi border post)位于纳米比亚(Namibia)与安哥拉(Angola)边界


    上图:龙杜(Rundu)在纳米比亚的位置


    其中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司机告诉记者:“纳米比亚海关和森林官员将我们扣押,并声称确信这些木材一定都来自纳米比亚,而不是安哥拉,但我们为何要在纳米比亚砍伐木材,再进入安哥拉,然后重新回到纳米比亚呢?”这名司机同时还说明,他们不知道所运输的木材树种,但确信肯定不是从民主刚果(D. R. Congo)来的血檀(Mukula/Kakula),中国代理人只是告诉他们是木材,经检测发现这种木材材质重硬,森林官员认为当属于鞘籽鼓琴木(当地商用名Rosewood,中文又名鞘籽古夷苏木、鞘籽古夷布提,俗称小巴花)。


    当局要求这些司机出示这批木材额合法性文件,不过,他们(司机)表示,将会离开这些被扣押的车辆,因为他们还要工作。纳米比亚林业部长约瑟夫·海尔瓦(Joseph Hailwa)向媒体证实这些车辆被扣押是因为需要审核其文件的有效性,因为纳米比亚自今年(2019年)4月1日不允许境内的木材运输,除非是教育或科学研究目的。当然,邻国的这类产品进出口因为会途径鲸湾港,所以给纳米比亚在此方面的监管带来了难度。这6部车辆在卡特韦特韦边检站(Katwitwi border post)停留了4天,期间就是装运木材并等待相关文件的批准。当前,政府官员首先要弄清楚木材的来源,然后需要清点原木数量以确保目的地与出发地相一致。据信,这6部卡车每辆装载的原木都超过100枝。


    上图:纳米比亚林业部长约瑟夫·海尔瓦


    约瑟夫·海尔瓦(Joseph Hailwa)认为本次事件中被扣押的木材并非不可能(is not impossible)源自纳米比亚,目前,有关部门正在进行调查,因为这210吨木材数量较大,如果许可证有效,则应当属于非常特别的一种情况。


    “我们正努力核实其中的细节,以避免不正当的交易得以进行,这些木材有可能是在边境地区被偷运过奥卡万戈(库邦戈)河(Okovango-Cubango)进入邻国安哥拉并再次回流,一旦被证实如此的话,这些木材就将被没收,而本次事件亦可能成为4月颁布运输禁令以来的最大一宗非法木材案件。”海尔瓦讲到。


    上四图:南部非洲的奥卡万戈——库邦戈河流域


    纳米比亚海关关长杰里特·艾伊曼(Gerrit Eiman)表示:“这些木材目前在海关的监管之下,其文件的合法性和来源还在调查之中,我们希望调查会不受干扰的进行下去。”


    上图:纳米比亚海关关长杰里特·艾伊曼


    5月7日,纳米比亚环境事务专员特奥菲拉斯·尼蒂拉(Teofilus Nghitila)致信纳米比亚警署总监塞巴斯蒂安·恩代通加(Sebastian Ndeitunga),要求警方逮捕所有进行砍伐、运输、经销和出口源自纳米比亚的木材的人。尼蒂拉讲到:“环境部对于在西卡万戈(Kavango West)、东卡万戈(Kavango East)、赞比西(Zambezi)三个区的木材砍伐行为表示严重关切。自2018年11月26日起,纳米比亚已经禁止了本国东北部上述三区的木材砍伐、运输等活动。如果是邻国过境木材运输,则必须提交相关过磅证明(the relevant weigh bridge certificates)。”


    上二图:纳米比亚环境事务专员特奥菲拉斯·尼蒂拉


    上二图:纳米比亚警署总监塞巴斯蒂安·恩代通加


    纳米比亚财政部长卡勒·施莱特魏因(Carl-Hermann Gustav "Calle" Schlettwein)在2019年4月21日(星期日)曾向媒体《纳米比亚人》The Namibian 透露,政府计划给木材出口征收大额税费以惩罚那些原木出口商,特别是以来自中国为主的投资商人。纳米比亚原先并没有木材出口税,财政部长称将会把这项税收定为15%,原因是一些中国商人总会将来自纳米比亚邻国(如赞比亚等)的原木在途径纳米比亚出口向远东地区时,在其中混进非法砍伐自纳米比亚本国的珍贵树种。“这些木材很多来自有200年树龄的树木,砍伐活动本身是不可持续性的,当前,纳米比亚北部的林地正面临消失的危险,源于那里的珍贵木材的出口价值严重偏低。”施莱特魏因讲到。


    上二图:纳米比亚财政部长卡勒·施莱特魏因及对于当前木材贸易的评论


    纳米比亚环境部长波汉巴·西费塔(Pohamba Shifeta)在上月(2019年4月)早些时候告诉媒体,纳米比亚不允许本国木材以原木和粗加工木枋的形式出口,除非是用于科研教育目的。然而,活跃在纳米比亚的木材商人和该国部分政府官员显然无视这些法律,西费塔认为:“这些发生在纳米比亚境内的伐木活动完全都是非法的,他们没有环保许可证(environmental clearance certificates),我们的依据来自2007年的环境管理法第7条(Environmental Management Act No 7 of 2007)和2002年森林法第12条(Forestry Act No 12 of 2002)。”


    上图:纳米比亚环境部长波汉巴·西费塔


    自2019年3月开始,纳米比亚当局已经在该国北部的东卡万戈区(Kavango East)展开对当地非法伐木的调查,因此惩罚性征税随后被提上议程。 农业、水利和林业部门常务秘书珀西·米西卡(Percy Misika)上月(2019年4月)向媒体透露该国内阁计划批准在东北部地区建立大型木材加工厂以面对当地兴起的木材贸易。


    上图:纳米比亚农业、水利和林业部门常务秘书珀西·米西卡


    根据《纳米比亚人》The Namibian 的报道,2015年,纳米比亚全年出口的木材量为22部货运卡车,而在2019年的前两个月,这个数字就已经是208;2018年全年,纳米比亚向中国出口木材3 200吨,2019年1月至2月的出口量则为7 500吨;2019年3月则是合法出口的最后期限。


    环境部长波汉巴·西费塔(Pohamba Shifeta)在3月中旬(2019年)就曾发出警告,以目前的砍伐速率,纳米比亚东北部仅存的森林就只能幸存不到20年。东卡万戈区(Kavango East)已经有68 000株树木被砍伐,纳米比亚最优质的森林分布于该国东北部的东卡万戈(Kavango East),西卡万戈(Kavango West)和赞比西(Zambezi)三个区,然而,上述区域也是木材砍伐行为最活跃、最猖獗的地带,很多地方官员收受贿赂参与了破坏森林生态的活动。西费塔强调,纳米比亚是一个干旱国家,并不能像其他热带森林丰富的国家那样承受如此大规模的森林砍伐,并且他还拒绝了地方农场主要求种植树木以弥补森林损失的建议,“这些都是需要100年才能成材的树种,种植的效率完全不能赶得上砍伐所造成的毁林率,”西费塔认为。


    以上诸图:纳米比亚东北部走廊习惯上被称为卡普里维地带(Caprivi Strip),2013年该地区最东部的区名由卡普里维(Caprivi Region)改为赞比西(Zambezi Region)


    上二图:纳米比亚东北部地带猖獗的森林砍伐 来源 纳米比亚人 The Namibian


    “由于环境管理法总是遭到蔑视,所以我们在去年(2018年)11月26日颁布了暂停砍伐、运输、经销和出口木材的法令,”西费塔讲道,“自那时起,我们收到了230份伐木申请,这些多位于东卡万戈(Kavango East)和西卡万戈(Kavango West)两个区的农场,大部分申请人为来自龙杜(Rundu,该地为东卡万戈区首府,并与邻国安哥拉接壤)的地方政要或者他们的亲朋,请求批准砍伐树木的数量是大约200 000株。”详见链接纳米比亚木材贸易商申请在未来五年在该国东北部砍伐195 550株树木


    “这些伐木申请没有一个经过环境评估,而在东卡万戈区先前所批准的伐木许可应该也未经任何环评,该地区已经有68 000株树木被采伐。我们这些结论都是来自2019年2月的评估,现场调查表明,当地农场主和他们的外国合伙人的伐木行为基本不受法律制约。”西费塔讲到,并补充说明:“木材对外出口的路径也各自不同,其中包括了鲸湾港(Walvis Bay)、拜特玻斯(Buitepos,位于纳米比亚——博茨瓦纳边境)和恩戈马(Ngoma,位于纳米比亚——赞比亚边境),这些地方的官员签署了木材出口的许可令状。”


    上图:纳米比亚的边境检查站


    上四图:拜特玻斯(Buitepos)在纳米比亚的位置及当地景观


    上六图:恩戈马(Ngoma)在纳米比亚的位置及当地景观


    纳米比亚农业部对于针对鞘籽鼓琴木(Rosewood,中国俗称小巴花)的砍伐在一定程度上已经失控的现状表示担忧。“林业局(the directorate of forestry)颁发了这些砍伐出口许可,而农业、水利和森林部(the Ministry of Agriculture,Water and Forestry)的权限相当小,”西费塔指出。同时,他认为,林业局试图想利用营销许可(marketing permits)来控制原木运输(the transport of the logs)的方式亦不成功,因为现在运输木材的车辆和载量都非常巨大。


    西费塔认为应当将伐木的操作时间限定在每天7点至17点,因为夜间作业的噪音对于其他野生物的干扰会加剧,并可能存在更多的猎杀野生动物事件。同时存在的执法困难在于一些截获的木材尺寸较小(端面直径小于45厘米),但采伐人员称是来自大径树木主干之外的侧生枝,但是这些都无法验证真伪了。


    (责任编辑:小编)

    《轻简板式家具》《轻简钢林家具》正式发布

    刘鹤:合作是正确选择 重大原则决不让步 坚决反对加征关税

    免责声明
    • 
    除非特别注明,中国betway必威官网手机版下载网所载内容及图片来源于互联网、微信公众号等公开渠道,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参考、交流之目的。转载的稿件及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或机构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0相关评论
     
  • 1853181865

    0530-5500006

    网站客服

    法定工作日

    8:30-17:30

  • 中国betway必威官网手机版下载网

    微信扫描关注

  • 用户反馈